第695章 吾即火焰(终)_任务又失败了
F4小说 > 任务又失败了 > 第695章 吾即火焰(终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95章 吾即火焰(终)

  一身精致铠甲,披挂图案复杂罩袍,长剑插在身前。

  一个身穿精致华贵服饰,手中捧着一本圣典,另一只手却是一个造型独特,相比于法杖更像是战锤的短柄武器。

  一个体型夸张的重甲披挂,大盾和战锤立在一旁。

  最后一个衣着简朴的麻布修士服,但是在其他都已经变成干尸的情况下,这个居然还保留着基本的肉体状态。

  看上去也就像是一个睡着的枯槁老者,但他却是散发出最强烈力量的人。

  无论是那构筑圣域的神圣力量,还是那些装备上附带的各种样式的十字图案,最明显就是那施法者的那套衣服,傻子都能看出来。

 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教会的传奇强者,一个骑士,一个主教,一个盾卫,还有一个不清楚,但能够肯定的是足足有四个传奇。

  也正是他们的力量,逼得老祖花费这么多,还抓来一个跛行者就是为了封印他们。

  没错了,跛行者的力量就是吞噬光明,也就是这个特质才被老祖选中。

  可是这么多布置也仅仅只是将其隔离封印,甚至都没有打破圣域,足以说明教会的含金量。

  “教会的人?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里?”阿曼达又不是布狄卡,她几乎在看到那些人造型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个问题,同时神情怪异的向兰斯提醒,“那个恐怕是教会的圣徒。”

  “俺寻思他们咋死了?”布狄卡看着那些干尸有些好奇。

  奥黛丽没有说话,但也是见过世面的,这种教会高层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但是她更明白这里没有自己说话的份,多嘴惹事。

  “邪教这么封印肯定很危险,我先去探查,你们休息一下吧。”

  兰斯以他们的安全为由让他们拉开距离,这种领主主动冒险的行为给到众人一种极大的感动,特别是奥黛丽,她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冒险。

  当然实际上兰斯这样说只是为了不让他们接触到教会的那些东西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兰斯不敢直接派更多人进来的原因,人多了这么多双眼盯着,就算出现了一些问题也不好遮掩,脱离他的控制。

  此时也顾不得废话了,只能收回那战锤硬着头皮上去。

  抬手伸向那光环笼罩之地,奇怪在于圣域的力量并没有排挤他。

  不过也对,他就是一个普通人,又不是那些邪教徒一样血肉腐化充满了邪恶气息。

  不敢随便动那仪式,但是第一时间就锁定了那些书籍。

  简单翻看都是教会的那些书籍,虽然大都是超凡装备,而且比一般的装备更有价值,因为上面记载着超凡力量和神秘学知识。

  但很可惜并没有提到这些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。

  兰斯转而捡起那些散落的卷轴,一件件拼凑起来,终于是发现了什么。

  “帝国不是皇帝的帝国,也不是贵族的帝国,而是教会的帝国”。

  这一句话传播已久,谁都没有肯定,但谁都没办法否认的事实。

  毕竟谁控制了基层,谁就有实际控制权。

  无论这片土地上贵族换了多少,教会依旧存在,也没有贵族敢挑战教会的权威(除了兰斯这个奇葩),毕竟那是取死之道。

  同样当初哈姆雷特如此繁荣,而且还是帝国关隘,其重要性决定了和其匹配的教会自然也是非常重要。

  在当时的哈姆雷特那些什么牧师修女骑士这些就不用多说了,直接三个传奇强者,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圣徒。

  但是有趣的就是那圣徒原本并不是教会在哈姆雷特的固有序列,而是刚好就走到了这里。

  和普通人在大灾难到来时毫无反抗不同,教会的力量让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被摧毁,甚至积攒多年的底蕴还让其能够组织反抗力量。

  当时哈姆雷特城里的高手肯定不止他们一个,教会就像是黑夜之中高举的火把,将落入黑暗的众人聚集起来。

  在这件事上有人选择了突围,而教会选择了什么不言而喻。

  他们已经感受到那献祭整座城市的恐怖力量,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需要调查清楚,最后在圣徒的带领下毅然决然逆流而上。

  仪式强大但是恐怖的力量毫不掩饰,而且教会也听说过那在哈姆雷特流传的预言,几乎是瞬间就锁定了老宅。

  在那个时候飞升教派还没有完全发育起来,但还是有大量的神职人员倒在了前往老宅的道路之上。

  因为隔绝天地的献祭仪式让周围充斥着那邪恶扭曲的腐化之力。

  所以为了对抗那邪恶腐化需要他们燃烧自己激发圣光和圣焰的力量。

  吾即火焰!

  这是一种哪怕是兰斯看到文字都忍不住皱起眉头的情况,教会原来也搞这种残酷的献祭仪式。

  从教堂到老宅这段路到底死伤多少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去统计。

  他仿佛能够看到一个人举着火把在黑暗中前行……那些教众就像是燃烧的火把,默默无闻但却发出光和热,将圣徒他们送到了这里。

  教会的人通过遗忘之门进入地牢,因为那些教众的牺牲,当时教会核心还保存不弱的实力。

  而且当时地牢里也没有现在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血肉怪物,就算有也很难抵挡这么多的强者。

  他们清理了一层,然后在这里扎营开始研究怎么破解这个仪式。

  可不要以为教会那些人就只会念经,实际上他们获取超凡信息的渠道要比任何超凡组织更强,积累也更加深厚,更别提其中还有圣徒这种大人物。

  在对地牢的研究之中很明显他们找到了老祖布置的仪式,并想出了如何破局。

  在下一层有三个核心,那是仪式的弱点,只要将其破除就能结束这场灾难。

  但他们陷入了一个难题之中,那就是他们都能看出核心,老祖又不是傻子,不可能没有做出准备。

  在那核心边上同样有着强大的仪式防护,想要破除仪式需要一些很重要的道具。

  那些人没有太多犹豫就做出了选择,三个传奇人物各自斩下了自己的左手,制作而成三件【赞颂之手】。

  兰斯看到这里不由得将目光放在那几个枯坐的尸体之上,发现还真就都缺少了左手掌,只有那圣徒双手健全。

  这并非说明圣徒虚伪,而是道具需要他来制作。

  按道理来说接下来只需要将道具启动就能破坏核心,结束这一切。

  但问题就是老祖也不可能看着他们坏事,他敢这么做肯定考虑到教会的力量,最多也就忽略了圣徒。

  不过都这个时候了,双方的对抗不可避免。

  那吞噬了一个城市的老祖到底有多可怕没有人能告诉他,但是很明显结果就是教会众人第二层都没打完就撤回到这里。

 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制作【赞颂之手】导致他们的实力衰退,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。

  这个时候圣徒意识到失败,所以也就写下了前因后果,并且留下了破除献祭仪式的道具和方法,希望后来者完成这个任务。

  简单来说就算圣徒明白他们的状态已经无力解决,所以只能是“相信后人智慧”将东西留存。

  然后用最后的力量布下将这些乱七八糟封印,为后来者争取更多的时间。

  为什么兰斯不说圣徒虚伪?因为最后圣徒点燃了自己……

  “吾即火焰”这是一句在其中重复多次的口号,但毫无疑问,他们做到了。

  如今看来更像是一种信念,他们并不畏惧邪恶或者死亡,甚至不惜点燃自己化身火焰。

  想要镇压封印那邪恶仅仅靠三个传奇和各种道具是没用的,真正的核心还是圣徒。

  哪怕是兰斯不怎么喜欢教会,但也难以抹去他们的功绩。

  甚至夸张一点来说,哈姆雷特能够喘息就是靠着圣徒的遗产,如果没有他燃烧自己封印老祖,恐怕事情会更加复杂。

  现在兰斯明白为什么老祖一直不见露头,原来是被圣徒给封印了。

  也就难怪他做出这么多布置,又是传奇装备,又是错乱恐魔,又是一大堆的祭司,就是想要借助这些力量来消磨,然后破除那圣徒的封印。

  看那圣域的影响,或许老祖只需要一点时间就成功了,但很可惜兰斯横空出世,硬生生搅乱了这一切。

  血肉仪式被毁,邪教祭司全都死光,错乱恐魔挣脱束缚跑路,唯独这封印依旧存在。

  现在给到兰斯有两条路,就此停手,和教会联手维护这个封印,这就像是将老祖钉在棺材的钉子,不拔出来他做不了什么。

  这样做就不需要再继续冒险深入,最起码自己能够舒舒服服度过余生,后面的事情就想象后人智慧就完事了,至于他死后哪管洪水滔天?

  但是那献祭仪式依旧存在,就算他们加固圣徒遗留的封印仪式,但属于一个面多加水,水多加面的困境。

  因为无论最后如何,只要在哈姆雷特这片土地上依旧存在死亡,可能在几十,几百年后,反正总有一天老祖会冲破封印。

  兰斯的危机感和强迫症不允许他接受这种条件,谁愿意天天提心吊胆的?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早点破坏封印,干掉老祖。

  他肯定圣徒这些人的牺牲为哈姆雷特乃至世界争取了时间,但并不意味着他愿意和教会联手。

  和他认知之中的宗教势力不同,这个世界存在超凡力量,封建和宗教的力量强大到让世界在几千年来依旧沉沦,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半点希望。

  真要让教会插手进来,再套上一个“救世主”模板,只会让其更加难缠,不好下手。

  老祖和教会在兰斯眼里都是寄生虫,都是趴在人类身上吸血,以满足他们自身的享受。

  区别在于一个想要人类毁灭,一个想要让人类永远沉沦。

  现在你让他从两坨屎里面非要选一坨?那兰斯会直接掀桌子,把两坨都给扬了。

  我他妈跟你们爆了!

  兰斯迟疑片刻将那些东西全都收了起来,这才转头走出圣域的光芒。

  “这些都是当初哈姆雷特大灾变时期,想要过来破除仪式的教会强者,但很可惜只是走到这里就失败了,反而被邪教徒封印被困在这里,只能是艰难维持……”

  兰斯不可能彻底否认他们的存在,但是可以通过巧妙的语言来削弱,甚至否定他们的作用。

  本来那颇为壮烈的“圣战”,被兰斯的一句话直接歪曲了,变成连一层都打不过,被邪教徒封印在这里的倒霉鬼。

  虽然这对于他们来说很不公平,但人家圣徒都没说什么。

  “这些家伙就是逊啦~”布狄卡听到这话毫不客气的吐槽起来,“俺们都打过了。”

  阿曼达听到布狄卡这话不由得翻起白眼,要是没有领主,恐怕他们的下场也好不了哪去了,起码人家还有全尸。

  别说那一大堆的邪教祭司了,就算是跛行者也够他们喝一壶的,除去领主谁能够对抗那种怪物?还能将其驯服?

  但是她也有些疑惑,毕竟这里面有很多疑点,不过因为兰斯的原因她也没有去追究。

  奥黛丽不太关心这些,她盗墓贼的身份也是经常遭受教会追捕,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敬畏心理,自然也谈不上惋惜。

  兰斯扫了一眼他们各自的反应,知道自己的魅惑之声产生了效果,他们都没有对这件事产生怀疑。

  对此兰斯也得以喘息,同时在消化这段经历。

  那卷轴后面可能是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写得简短且潦草,但也提到了接下来的危险和恐怖。

  更别提老祖虽然被封印限制,但是他有着飞升教派整个邪教作为打手,不断填充进来奇奇怪怪的血肉怪物。

  毫无疑问极暗地牢如今这种情况让他陷入思索,那些敌人的实力强度只会随着深入越来越强,更会越来越多。

  也正是如此兰斯才需要团结跛行者,任何一点力量都可能是让天平倾向自己的砝码。

  但是接下来怎么走他还有些纠结……

  “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  阿曼达的呼唤将兰斯从思绪之中唤醒过来,他看向众人那难以掩饰,但强振精神的模样,也明白了什么,当即笑着向他们示意。

  “任务完成,我们回家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4sf.com。F4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f4sf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