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不跟你好了_信息素失落患者
F4小说 > 信息素失落患者 > 第二十九章 不跟你好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十九章 不跟你好了

 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—《》第二十九章不跟你好了

  眼看着九月过完,白天也开始吹起凉风。

  沈殊言已经习惯了中午在院子里睡午觉,等到饭点的时候林俞川就会来叫他起床,Omega做的甜点在卖,不出意外的很受欢迎。

  怀孕期间的Omega都很嗜睡,所以沈殊言一般只能在外面待一个早上,或者睡醒了再出去帮林俞川看看店。

  沈殊言做的甜点好吃到什么程度,把隔两条街的住户都吸引来了,这无形之中给林俞川的店增加了客流量。

  堂食的客人不可能只吃甜点,也会点咖啡奶茶之类的饮品,他这都快成下午茶打卡点了,只是来住店的人还是很少。

  有天下午沈殊言睡了好久,等林俞川来叫他的时候人还是昏昏沉沉的,今天他已经睡3个小时了。

  一觉睡醒手脚都是冰凉的,这种季节不适合在外面睡了。

  站起来的时候沈殊言脑袋都是晕乎乎的,林俞川看人不太对劲就扶了他一把,沈殊言手心的温度像刚敷过冰袋一样。

  林俞川:“明天不要在外面睡了,当心着凉,我不想半夜被你叫醒去医院。”

  沈殊言揉了揉朦胧的眼睛点点头,“明白了。”

  说完抱起自己的小毯子和抱枕迷迷糊糊地离开院子,人走后林俞川才发现沈殊言落了一本故事书在地上。

  林俞川蹲下身把故事书捡起来拍走上面的灰尘,看了眼绘本的名字,他记得这书好像有很多册,下次再把续本买回来。

  林俞川进店把故事书放在柜台抽屉里,等沈殊言下来的时候再给他。

  乘着晚上没客人的间隙,林俞川要去镇外进货,店里的酒要告罄了,必须去拉一点回来,这次要多选一些年轻人喜欢的品种,鸡尾酒之类的。

  临走的时候林俞川把店门关了,大概半夜才会回来,厨房里给沈殊言做了一份意面,只要放微波炉里热一热就能吃。

  沈殊言跟他只是租户个房东的关系,自从知道沈殊言是个怀孕的Omega,那种出于本能的保护欲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。

  给Omega留饭,叫Omega起床,午睡的时候给他盖被子,越做越顺手,林俞川没想过为什么这么做,也没觉得这样哪里不对。

  想的到的他就去做了,但这完全不属于普通主户之间的关系,只要没有人去提醒林俞川,他就会理所当然地这么继续下去。

  从午觉醒后沈殊言就觉得头晕,上楼后又继续睡了一会儿,却被梦魇套住了,后颈一阵阵刺痛。

  好不容易从噩梦中逃出来,沈殊言吓得一身是汗,屋子里一片漆黑,刚上来的时候天还是亮的,醒来天就黑了。

  他想起床开灯,后颈的刺痛越来越明显,只要他一动,腺体就像炸裂开一样疼痛,随着腺体的异样,Omega的脑子也变得混沌。

  沈殊言开始看不清事物,头脑里仿佛有一千只虫子在往里钻,他颤抖地蜷缩成一团包在被子,丝丝密密的神经没有一条不在折磨他。

  沈殊言用手抱着头,疼出来的眼泪都没有力气擦,只能呜呜咽咽小声呻吟着。

  “贺成州......呜......”

  Omega哽咽着啜泣,他想贺成州了,他想打电话给贺成州让他回来,平时表现得再不在意,那个人仍旧住在他心里。

  “成州......呜......抱抱我......”

  如果现在房间里有人,就能闻到满房间的枫香,好像那个秋天还没有过去,被人藏在被窝里,化成一丝一缕的思念。

  沈殊言以为自己还在家里,他想找到手机给贺成州打电话,让他回来抱抱自己,只要有贺成州在他就不会痛了。

  软弱无力的一只手在枕头下来回摸索,怎么找也找不到,沈殊言越着急头越疼,他不记得他的手机在酒店里被人带走了。

  也不记得贺成州做了什么伤害他的事情,他们还没有离婚,所以只要他打电话贺成州就一定会回来抱抱他。

  他要的不多,他是个乖孩子,只要抱抱他就好了。

  沈殊言痛地哭不出声,浑身颤抖,人工信息素就在离他不远的冷藏箱里,他可以忍一忍爬过去,他连喘气都费劲,更不要说他连自己为什么在这里都不记得了。

  窗外下了小雨,不久前受伤的两条腿也开始泛酸使不上劲,沈殊言感觉腿已经不是他的了,往边上移动一毫米都是种折磨。

  越是痛他就越记不得自己为什么痛,他在渴望的东西就是让他痛苦的根源,Omega只知道他很想自己的Alpha,很想很想。

  沈殊言强忍着蚀骨锥心的疼痛,尝试一点一点往床边爬,他想出去等他的Alpha,这样他一回来就能看见自己了,他一定会他抱起来的,像以前那样。

  和他所有的发、情期那样,强撑着软弱无力的身体到Alpha门口等他,像只等待主人回家的小狗,只有摇着尾巴讨他欢心才能得到垂怜。

  连狗都有人喜欢,都有主人摸摸抱抱,沈殊言没有,他什么都没有,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求来的,不是真正属于他的,从来就不是他的。

  他活的不如一条狗,在贺成州面前,他是没有尊严的。

  沈殊言想扶着床头柜起床,结果手臂用不上力把上面的座机重重摔在地上,他的整个身子也全掉到地上来。

  这么一摔那双腿总算有了点知觉,知道痛了,那声重响让他清醒了片刻,沈殊言眼神移向打翻的座机,窗外没有月光,只有暗黄色的路灯,雨下大了,被风吹打在玻璃上啪嗒啪嗒响。

  他们家是没有座机的,那台红色的座机变得十分刺眼,这不是他房间里的东西,环顾四周都是陌生的事物,沈殊言害怕到发抖。

  这不是他家,他的Alpha不要他了,沈殊言想起来了,他的Alpha有别的Omega了。

  沈殊言要被疼晕了,最后一刻的清醒嘴里还在喊贺成州。

  “我再也不要跟你好了......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4sf.com。F4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f4sf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